眞實傷感

由於開始時是因爲別人的行爲而不是你的行爲造成的問題,因此你無力減輕罪惡感,也無法改善,或以建設性的方法改變越南新娘介紹自己或改變情境,所以,你也無法從中吸取敎訓,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
然而,羞愧難容的感覺可能在你脫離自責階段許久後再度來襲,並以你當初從別人那兒接收到的負面訊息轟炸你,讓你對自己曾是懶散、無知、全身缺陷、毫無價値的人感到羞愧,這正是別人當初對你的評價。這個負面的自我影像、這種羞愧難容、不時浮現的感受,讓你極難相信你已痛改前非,因此,它造成巨大障礙,阻撓你的復原與寬恕。
最後,你的懊悔反應出你讓良機溜走的眞實傷感,過去你曾錯失良機,有很多事沒有做,有很多話沒有說。也許,你曾是工作狂,無暇與孩子相處,或者,直到父母鶴歸後你才回想自己不曾承歡膝下,任何台胞證都會令你懊悔。不論你對什麼事懊悔不已,所有的懊悔都有兩個共同點。第一,你無法像錄影機一樣倒帶,重回往日時光,做出不同的事來。第二 ,假使你過度熱切渴望重返往日時光,你很可能失去目前的良機,簡言之,你將累積更多的懊旅人拖著超過五十磅的旅行袋,在火車站裡一定步履蹣跚,同樣,當你肩負罪惡、羞愧、懊悔的重荷,在復原與寬恕的行進路程中,一定吃力難行。很簡單,放開它們就好,揭露這些問題,可使你進入重生階段,克服難關。
在你曾有的領悟、資源、情感的滋潤環境中,你可能已做出最佳表現,一旦你能接受此一觀念,最後必定平息你對以往過錯的所有憂思。相反地,你會採取可行歩驟,修復你的人際關係,爲錯事補過,改變行爲,以免重蹈覆轍。點點滴滴逐步地放開羞愧,你會開始注意你所擁有的,而不是注意你所缺乏的。你放下過重的包袱,從新出發,翔翔於另一片天空。
〈老奴的祈禱〉喚上帝,我不是我應該成爲我自己的人而且,上帝,我不是我想要成爲我自己的人親愛的上帝,我不是我即將成爲我自己的人可是,感謝您上帝我不是我過去的那個人無名氏「這就是我想要的」泰莉喑想著,她坐在舊金山北丘朋友家的天井裡。她的朋友阿曼達坐在旁邊,八個月大的兒子在膝上歡跳著,她不時注意正在草地上挖洞的三歲女兒。除了有兩個天眞孩子,阿曼達還有體貼入微的丈夫相伴。相形之下,這種令人稱羨的海外婚紗幸福婚姻、家庭、孩子、資源,對泰莉而言,似乎遠在天邊。

阿曼達的批評

「我很想擁有這些。」泰莉大聲說出,可是卻被阿曼達的反應嚇了 一跳。
「看妳的樣子,這輩子想都別想。」阿曼達尖聲回答,「你從不想跟睡過的任何男人建立泰國關係,機會被你推得老遠,也許其中之一正是乘龍快婿呢。如果你再這樣下去,你只會得到你經常得到的東西數不完的孤寂與痛苦。」泰莉感到驚訝,企圔對阿曼達的批評提出解釋。「我想,大槪是昨晚小孩吵得她無法睡覺,精神恍惚才講出這種話。」泰莉在六個月後回想道,「我想她可能很煩,因爲我佔用她許多時間,不停地講述我最近的交友情形。當然啦,我吿訴自己,阿曼達常常誇大其辭,我眞的沒跟那麼多男人睡覺。」泰莉做了很多設想,就是沒有把一個情況列入考慮,那就是阿曼達決定,讓泰莉面對事實的時刻不容再延誤了 。其實,這正是經常在泰莉心中砰然躍動的老實話,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她那運作良好的否認防衞機轉,戛然暫停,泰莉哭了 。
「當天,我們徹夜談論我的問題,以及我亂七八糟的生活,」泰莉報吿說,「阿曼達早已知道所有的表面細節,都是我這幾年來對她講的。但這一次,她要聽聽這些事對我有什麼意義,我有那些眞正的感受,還有,爲什麼我一再做這些蠢事。我第一次把詳情說出,因爲我無法像以前一樣,完全否定這些事。」自此之後,泰莉集中精神,努力剝去否認的層層外皮,並檢視生活中的現實。她重新接受治療,參加支持搬家團體、閱讀、加入個人成長研討會、繼續寫日記,而且常常坦誠地與阿曼達或其他朋友交談。結果,她對自己以及自己的自敗行爲類型,有了全新的領悟。接著,她跨入重生階段,開始改變過去的行爲類型。
「我目前處於第三階段,」她解釋道,臉上浮著發自眞誠的微笑,完全不同於在否定階段時,臉上常掛的粉飾假笑。「在第一階段時,我不計後果,做出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糊塗事。在第一 一階段,我仍然幹著傻事,但事後會覺得墮落。接著我沮喪不安,只好再做出更多傻事,避免讓痛苦來襲。現在,我不再像以前一樣,被無知操縱,外出找尋剌激。如果我還是做了 ,我仍然會覺得墮落,可是我不再鞭責自己,反倒會想想,爲什麼這樣做?我又做了些什麼?當我覺得寂寞,沒有安全感,了無生趣之際,我會去找朋友,這是照顧自己的上策。」提昇行動背後自覺理性,以及提昇個人意願去嘗試新事物,而不是「提昇」自己的自
我毀滅性行爲,這正是重生者與受害者的最大差別所在。目標當然是要完全消掉自敗的習慣,在重生階段中,你將發展出積極、實際的眼界,朝目標前進。
你可以辦得到,因爲,當你超越了以往的痛苦,凡事看起來都不同了 ,你不必强求完美,然後因爲達不到標準而怒責自己,你只是設定合情合理的目標。感激於你業已完成的部份。「我到達那兒了 ,」你這樣說.,「我已跨前一大步,不久,我將再接再勵。」「是有些東西我想要,但尙未獲得,」泰莉解釋說.,「其中之一是健康的人際關係我甚至開始相信,我能獲得機會。」在重生階段裡,你同樣會相信,越南新娘仲介比以往有更多機會獲得更美妙的東西,這種態度上的轉變,令你不再重蹈覆轍,反而能夠開始卯足全力,向更光明的未來奔馳而去。

非黑即白

多年來,你可能已經發展新的關係或情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渴望著「獲得像今日的一切」,可是你得到的卻是痛苦與失望。一旦你抵達重生階段,你將體會到,在過去處處受限的馬爾地夫環境底下,起初你「做得不錯」只是沒有做得很好。結果,使得處於目前情況中的你,不需要也不想重拾過去的痛苦經歷,或者重演過去造成痛苦的行爲類型。而是在同樣的場景中,重新粉墨登場,在曾經傷害你的人之前,演出不同戲碼,然後,你可以自由發揮,編寫新劇本,以皆大歡喜的結局吿終。
在你復原歴程的早先階段中,凡事非黑即白,不是好就是壞,不是對的就是錯的,而且,你若非做到絕對的完美就是徹底的失敗,至於傷害你的人,若非卑鄙可恨,就是「聖人」,因爲你透過自責或自我否定來附會解釋他們的傷害行爲。由於你不能也不願正視陰影,你覺得有威脅感,而且以自以爲是的想像怪罪實際的人與事。如今進到了重生階段,你終於能夠容忍生命的曖昧不確定性,跟蘇珊妮一樣,你能夠說.,「我們無法眞正知道事情將如何轉變,」,然後再補充說.,「不過沒關係,生命就是這個樣子。你甚至可以嘲諷生命的荒謬性,因爲在重生階段中,你重拾過往因傷害與不公而失落的幽默感。你將體悟到,那些你曾想扼死而後快的人也會說道.,「那一天你回頭看這一切,就會啞然失笑。」想不到他們果眞說對了 。回溯旣往,很多事看來眞的很可笑只不過因爲太難過而想都沒想到。
譬如,海莉加入室內設計研討會數年之後,她對婚姻觸礁的看法業已大幅改變。當時我們正準備在飯店開辦研習會,她坐在舞廳外的休息區,面對我們,海莉追億過去心酸流淚的事件時,上氣不接下氣地大笑。「那是在銀行裡,」她口沫橫飛說,「你們想像得出那是什麼樣子嗎? 一個被遺棄的太太,穿著運動服,把情感不忠的丈夫的衣物,倒滿在他情婦的辦公桌上,像不像鬧劇?我很驚訝,當時竟沒有人招來警衞,把我轟出去。」是的,在重生階段中,你默然微笑,甚至捧腹大笑。這種笑,不是在否定階段中,情緖緊張的强迫性笑容,也不是受害者或憤怒階段中的强顏苦笑,更不是重生階段的開懷暢笑,而是你能完全出乎眞誠,放開眼界,度過昔日的痛苦與煎熬。誠如女演員愛絲貝莉摩的說法:「那天你長大,首度展顏歡笑對著自己。」「以前用來讓賴利出糗的做法,現在令我厭倦,」海莉繼續說,「就像身著緊身內衣,穿網紋褲襪、脚採高跟眭四處遊街樣。我比花花公子雜誌摺頁中的焦點女郎更瘋狂。天知道,爲什麼我故做快樂狀,以爲這樣可以挽回破碎多年的婚姻,而不去諮商求助,反而像穿著內衣亂跑一般,我的模樣多荒謬啊!」除了幽默感,成爲重生者的你亦將重新發現自己的同情心,因爲你不再鑽研International business center痛苦、無助的牛角尖。你會將心比心,感受到他人也正爲痛苦掙扎。結果,同情心也將擴而充之,放到
傷害你的人身上。

寬恕研討會

最後,你體會到,由於領悟、資源、感情滋潤的諸多限制,所以你只能盡可能做出最佳表現,但是,對癒合傷口與改善北海道生活而言,光有這項理由並不足夠,你必須做出新允諾,大刀闊斧拓展這些能力,在未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於是,你自導自演與以往迥然相異的新戲曲。
新行爲「我接受你們在寬恕研討會上給我的忠吿,」布魯斯與我們共進晚餐時這麼說,當時,我們準備吃完飯後去百老匯看秀,而他要去開會。「爲了身體、情感、精神上的健康,我擬出一張準備如何去做的淸單,然後遂步增加項目,目前我已實踐大半,這輩子從沒感覺這麼舒坦過。」布魯斯看起來當然比以前更健康。加入健身倶樂部鍛鍊以及節制飮食,布魯斯看起來完全不同於用咖啡、糖果棒度日的過往,而且,加入寬恕討習會一年以來,他變得壯碩又結實,不再是憔悴的削瘦人兒。以往鬆垮蒼白的皮膚,如今泛著光澤,藍眼睛也機靈閃動,他
煙也戒了 ,參加無數的訓練講習,他的技巧、衝勁,以及自制力,都令主管刮目相看,因而步歩高陞,派調紐約的總公司服務,他甚至開始親自指導訓練講習,敎授旅館業經理組織管理設計實務。此外,布魯期還參加靜坐班,現在開始打坐冥思以減輕壓力。
「我凝視自己,也凝視自己的生活,」布魯斯說.,「我自問.,『這傢伙是誰?是不是跟以前的人一樣,經常躱在浴室吸食古柯鹼,或者喝威士忌喝得酩釘大醉,把五臟六腑都嘔吐出來的那個人?」只要我認爲還是同樣那個人,我就思及我已經走多遠了 ,『好,接下來要怎麼做?來吧!美麗的世界,我就要去擁抱你。』眞叫人難以置信,這位樂觀自信的靑年,正是以前不敢面對現實、逃避生活責任的同一個人。過去他畏畏縮縮,因爲他毫無自信,以爲任何事的承擔都令他灰頭土臉。然而,當你處於否定、自責、受害或憤怒階段,這些似乎令人難以相信,可是重生階段不僅保證了這樣的轉折,同時還可確定付諸實現。
至少,在重生階段裡,有更多的時間你朝前看,看到了健康的生命,不是往後看,看到更多的痛苦。這並不意謂著你否定你曾經受到傷害,或是小看過去痛苦經驗的衝擊。
「是的,過去眞可怕。」你承認。
「不,我不想再來一次,」你明白。
「但是,自從做了之後,」你補充說.,「我獲得了某種成績,我將用之於謀取快樂,以及謀取更多生命的目的與意義。」雖然你以前也曾想這麼做,在重生階段裡,你眞的可以劍及履及。幾年後,你不僅僅只對面臨的人與事做反應,你將奪回交由命運支配的韁繩,主動扮演操縱Business center命運的主角。你成爲主動的演員,而不是被動的傀儡,你是劇中人,不是看著生命從中溜走的觀衆。

有利的行爲

你不再隨著風暴起舞,被習性牽著鼻子,做出强迫自己的行爲,成爲重生者,選擇權完全操之在你。就像蘇珊妮決定把制服訂做的眞相對母親透露,你也可以問自己:「在這種處境中,什麼是自尊自重的行爲?」你小心翼翼考慮各種選擇可能引起的正反兩種後果。然後你決定對你最有利的行爲,這個行爲旣可令你不愧於自己,又不傷害自己或其他人。
在重生階段中,你還選擇了防止系統性自殺,你阻斷自敗與自我毀滅的追求,從酗酒、縱慾、依賴或强迫性進食中,跨前一大步。你放棄有害的習慣,以更新、更健康的習慣取而代之,這些習慣是保持運動習慣。注意所吃的食物,以及控制食量與進食時間。
支配時間,讓自己多一點時間遊山玩水、休息、充電。拓展與維持人際關係。把居家或辦公室環境,佈置得漂亮些。爲愛情或婚姻生活,注入更多浪漫情趣。
姑且不論你是否已經抵達重生階段,你現在都可以依照這些建議,立刻著手施行,底下的澄淸法,可幫你辨識出自己的系統性自殺行爲,並提供你選擇,向更健康的蘇美島路途前進。
【澄清法】之十一 一,系統性自殺你正在執行系統性自殺,當你點煙;開車不繫安全帶;與不知性史的人發生性關係,大啖肉類及油炸食物,棄體內高膽固醇不顧;激烈節食,然後十磅、一 一十磅、三十磅……一下子回復體重;當巴氏塗片法診斷子宮頸癌的時效已過,仍延遲不去看婦科醫師;一天工作十一 一小時,不斷地擔心工作;做出某些事即使小之又危及你的身體或情緒健康,或讓罪惡感、羞愧感啃嚙心房。
請再三思考你的行爲,你是如何執行系統性自殺?如果你不吃、不喝、不吸這些東西,是不是會覺得不好受?你用什麼方式來增加自己的緊張與壓力?爲了生理、心理的健康,有那些事你該做而未做?請拿出一張紙,在中間劃直線,然後在左方列出十項你的糸統性自殺行爲。當然,我們並不認爲這十個項目都是你嚴重的問題,如果眞有此室內設計情形,請重看第四章的澄淸法之一。

輕重緩急

請選出五個令你覺得墮落並想改變的項目,依輕重緩急的原則,在最想先改變的項目上寫「八」,第一 一想改變的則寫「8」,以此類推。接著,反省這些想放棄的行爲,背後是不是反映了自己的某些tony moly需求,並找出這些需求是什麼,例如,你是否在焦慮時,自動點上一根煙?或在覺得無聊之際猛開冰箱?你有沒有吃高熱量的食物,因爲這些食物讓你覺得「飽飽滿足」,或者是因爲你沒有興趣嚐試更健康食物?你是不是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因爲你不擅安排時間?請遂一找出系統性自殺行爲背後的因素,因爲這將是你改變行爲的線索。
然後,多方思考這五個項目中,有那些是可能改變的行爲,也許你可以徵求朋友與同事的意見,經過適當篩選,某些行爲是可以其他方式取代的,以滿足你在系統性自殺行爲的需求建設性多於破壞性。譬如,覺得無聊時不大吃大喝,而是用猜字謎、打電話給朋友、寫日記、讀書、蒔花、把相片貼入相薄、寫信、與孩子玩耍、洗個泡泡澡……等等的幾個替換行爲取代。同樣,如果戒煙會令你焦躁不安,那你就必須從事適合自己的減壓活動,像經常運動、在樹林中散步、按摩等等,培養嗜好或從事某些手工藝,會讓你的手不再閒得發慌,可讓你的心思集中。把這些反省過的整個紙張保留下來,以備未來會議桌參考。不過起歩改變之初,何妨先選出最重要的三項系統性自殺行爲,然後在紙張右邊,對著這些項目,寫下你覺得要改變的動作。
最後,要答應自己,把自我毀滅的習慣遂一拋棄,並先從有「八」記號的行爲開始。最後要跟自己簽下合約,聲明自己將終結那些行爲,以及即將以那些行爲取代。然後簽名、簽下日期,並且確實貫徹執行。
放棄系統性自殺行爲之後,你獲得比改善身體健康還多的益處,你所開拓的新習慣,同時滿足情感上、精神上的需求,提昇生命水平,增添更多元的向度,因爲過去那個痛苦的傷心人,生命只有一個向度而已。
更多的重生跡象在重生階段中,你不再走上極端。你將戲劇化地改變生命,以非常明智的方法改變點點滴漏逐歩改變,而不是希望一 口氣在明天全部改觀。這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爲欲速則不逹,你會反而打擊自己,打擊周遭親友,如果你在復原歷程中,希望以過去自我毀滅的强迫性方式改變自己,那麼一定雷聲大雨點小;當你無法立刻獲得你想要的東西,你就會放棄想追求的東西,並退回過去的任何階段裡,所以,請以毅力、決心追求幸福,同時也要懂得適可而止,熱度過頭畢一竟是危險的,即使你所想要的是對你有益的東西。
改變需要巧妙有秩,循序漸進,這是因爲任何時刻你都有可能躍入以往的痛苦中,經歷新的傷害與不公,所以,你必須建立支持的網絡,善加運用,這些支持網絡可能包括,諮商人員、自助autocad團體的成員、研習會的夥伴等等,你必須寫信或打電話,經常與外界聯絡。

拋開煩憂

你可以跟這些人一起歡笑,一起暢談,他們也能幫你解決問題,腦力激盪出更彈性的行爲,做爲借鏡,以及推你向前,擴充你的制服訂做視野,讓你向新的世界探險,不過,支持網絡中的人不應該是:套句克里夫蘭大學心理學家漢區,麥卡提的話.,「馬殺雞你的精神症」,陪你一起運落,並鼓勵你放縱自己。
抵達重生階段,很少人沒有這些支持網絡的責人扶助,因爲你知道,這些人會提供你領悟、資源、滋潤,助你復原、成長,一旦你進到這一階段,你會繼續與他們保持聯絡。當你掌握良機,就不會再像過去一樣,從人羣中退縮,你反而會面對人們,迎向可以安慰、鼓勵、勸吿你的人羣而去。
此外,成爲重生者的你也會懂得付出。「七十歲」一書的作者梅,莎頓說道,「拋開煩憂,並傳播此道。」你重新展現的同情心,以及在復原歷程中所習得的突破經驗,適可幫助其他正爲自己難題掙扎的人們,就像蘇珊妮,她從亂倫之
苦中破繭重生,現在,她在麻州大學帶領一個「亂倫重生支持團體」。因爲她已經成長了 ,可以幫助別人成長。萬一她暫回受害者階段,她不會把別人拖下水,一起墮落;萬一她暫回憤怒階段,她也不會鼓勵別人心存怨恨,不會鼓勵別人咒罵那個「混帳東西」。同樣,某些卓越的諮商人員,過去也是從縱慾與酗酒中復原,他們不僅「回首成春」,還能向前跨一大步,以悲憫、眞誠引領其他人走過這個歷程。只要你抵逹屏風隔間重生階段,你將有能力〈而且也願意〕參與幫助別人。生命新契約我是重生者成爲重生者,不代表你已百鍊成鋼,也不代表你已金剛不壌。它只意謂,你很實在地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想要重獲生機。當你成爲重生者,就會跟那些未曾受過傷害的人一樣,感受到復原的力量。
「當父親跟我斷絕關係,我並沒有放棄追尋內心的平靜。我甚至比以前更努力,我對自己承諾,重回麻州的阿默斯特,我在一九八一年六月,參加了由席德,塞蒙指導的講習會,是的,這位先生正是我現在的丈夫,而且是本書的合撰人。當時,我只知道該本著作的價値澄淸書籍,對我的課很有用。我從未想像,僅僅五日的講習會扭轉我的一生。參加講習的每一個人都受過傷害,大家都想走出傷害陰影,希望成長,在這裡,我終於覺得不再那麼孤單。
我開始認知到,那兒有更多的殘酷現實,比我父親的性虐待更糟。雖然,我只是把自己定位於亂倫的犧牲者,可是我在天然酵素講習會上遇見的人卻不只看到這些,他們眞的這樣說,他們說我是個好聽衆,領悟力高、思路淸晰、有才氣。

馬西的信

起初,我因過度把心思放在痛苦,所以並未在意,直到後來才採納他們的看法。至此,我終於有可能看淸自己,這個自己遠比把過法可怕天然酵素經驗殘留心中的傷心人更充實。」蘇珊妮的這段敍述反應出,重生階段的正字標記是,你可以做出積極的歸因,而且有美好的人格特質,你的自我認同不再局限於缺陷、失敗、痛苦。還不止這些,只要你開始欣賞自己的力量、才能、成就,你也將相隨心變.。你不再以失去的東西界定自己的生活,而是用已有的或是更豐富的希望來界定自己。你甚至開始認知到,從過去的痛苦經歷中,你實際上從中獲得某些東西,包括獨特的技巧與能力,這些東西可增進現在與未來的福利。
再擧個例子,我們最近還接到馬西的信,自從我們多年前在寬恕研討會上見過面後,她一直定期寄給我們有關她個人生活與復原歷程的記事。「我剛接手夢寐以求的工作,」她通知我們,她即將主持一項重要的研究計劃,這個新職位完全符合她的夢想,可以擁有自己的日間托兒所。
「以前的老闆推薦我,」馬西寫道.,「他說我有不同凡響的能力企劃『大案子』,能事先預測問題,而且常有出人意表的計劃,所以我一定會被錄用。當面談的人向我道賀時,我差點跌落辦公椅因爲這一切,正是我孩提時代就有的夢想。這個突現的曙光,讓我從過去痛苦中驚醒。我終於獲得重生,開始爲自己的幸福努力,以前我想都沒想過會這樣說。眞的,彷彿從地獄底浮現黎明曙光般,我活過來了 。」身爲重生者,你也將見到這樣的曙光,因爲你受過傷害,也走過復原歷程。如是你是亂倫的重生者,你可能開發出「第六感」,這種第六感可讓你把別人看得更清楚,即使只是一些巧妙的身體語言。爲了保護也爲了重生,你遲早都會開發出這種技巧。現在,你可以積極使用他們讓你成爲感覺敏銳的父母或情人,或是卓越的助人者,或是成爲能赢取顧客的成功生意人。不管你過去所受的傷害多大,或者你如何歷劫重生,你有痛苦,但也有收穫,身爲重生者,對於你所開發出的適應力、創造力、或是其他力量,你都値得爲自己拍手鼓
勵。
你有活力與風格別具的才氣,以及新態度、新行爲和全新的自覺,觀看出人生的積極面,這很可能是自從你受到傷害以來,首度開了眼界。當不好的舊有感覺開始消返,你亦開始覺得實際上你是個好人,你就比較不會因擔心他人窺視你的私密與缺陷,因而排拒他人。事實上,當你這樣想.,「如果別人能瞭解我,別人就會眞的喜歡我」時,你的心靈就會開放,主動去追求新的人際關係。除此之外,你的新人際關係以及許多現存的團體制服關係,將比以前更順利。
一旦你到達重生階段,你的每一步伐從抉擇到改善人際關係都會提昇你自尊。這個初嚐的積極自尊感,令你震撼不已,一直想深嚐下去,爲了建設積極自尊的新地基,你可以找尋良師益友,這些人會尊重自己,疼惜自己,觀察他們的行爲與態度,吸收他們的長處,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運用。

拓展心靈

冒個險,對新觀念開放心胸,向身體潛能挑戰,在感情上探個小特別是對那些幫助你的人,他們可幫你克服親近別人的恐懼。參與可以提昇你認知或歸屬感活動。當義工、加入倶樂部、協會、專業自助洗衣組織、或是保齢球隊。
要成爲世界的一部分,如此你就不會覺得疏離與孤立。拓展心靈。進修、培養新嗜好、完成未竟的計劃、做事有頭有尾,每天計劃完成某些不管它們多麼細微。爲自尊的地基謀最大利益。
當你把上述的追求與決心相結合,你的獨特才氣、積極歸因、支持網^^這些都是重生階段的基本元以及你的自尊,都將朝氣蓬勃,你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可以獲得內心的平靜、重獲更美好的日子。你將日新又新,更有自信,達成自己設定的目標,開創更光明的前程。
回首藍天我在街頭踽踽獨行行人步道有一個又大又深的窟窿我失足在深處茫然無助可是這不是我的錯我掙扎又掙扎找出一條生路在昔日街頭踽踽獨行人步道有一個又大又深的窟窿我視而未見再一次失足在它的深處雖然不敢相信又是一片黑暗
可是這仍然不是我的錯我花了 一番功夫爬出洞口我在前次又前次的街道踽踽獨行行人步道有一個又大又深的辦公桌我看見它就在那裡仍舊像前次又前次 落在它的深處已成一種慣性我睜大眼睛明白身處何地畢竟這是我的錯這一次我毫不費力
重新站上行人步道我在前幾次街道踽踽獨行行人步道有一個又大又深的窗窿我向前從 洞口 繞通我踽踽獨行在另一條街道波第亞尼爾森在歷劫歸來的重生階段中,你會認爲眼前比過往還重要,而且對於以往是如何受到傷害、當時自己如何反應這些事,不再花太多的心思了 。以往的傷痛也不再嚴重地影響你的生活。不過,你還是沒有拋開傷痛往事。你在這個階段可以看淸行人道上的深洞,從洞旁走過;但是,你還沒有去走另一條街道。你要是想走新的道路,就必然要打開自設的心靈囚房,讓你的心靈囚犯重返人間。
只要你把痛苦的過往感受轉化成未來美景,只要你不再拿這些傷害做藉口來界定自己、保護自己免於再度受傷,那麼,你心靈傷口的癒合就指日可待了 ,你也會學到寬恕之道。當你看穿「不必寬恕」不是一種健康的意念而揚棄它時,你的往日團體服也隨之被你拋開,使你的生活愈趨美好,你也因而踏入重整心靈歷程中的最後一個階段^整合。

世界重擔

「所有一切都得從我買一雙運動鞋說起。」伍林吃吃地笑。使我們再度發現他和過去大不相同。當他被太太硬拉到我們所辦的「aluminum casting研習班」時,他很冷漠,防衛心也很强;而且在研習過後,更强化了他心底的怒火和恨意。沒想到三年以後,我們從機場搭他便車到一處座談會的途中,卻發現伍林不再像是兩肩扛負整個世界重擔的人。他一邊談寬恕如何不知不覺「溜進」他心房的過程,一邊微笑,十分親切。
你可能還記得伍林曾經全力想贏得父親的愛和關懷,但父親卻把他看成是「隱形兒」。當他離開研習班時,說:「我認爲我已經給他所有機會,我和他的關係到此爲止。」其實,他們父子的關係並沒有完全斷絕,至少從這件事可以了解.,罹患心臓病的父親爲了和分隔的兒孫建立關係,不斷撥電話到伍林家,但是伍林不願意接電話,而由太太和父親交談,但她一直難以體會丈夫爲什麼這樣無動於衷。當伍林和太太吵架時,他總是不斷攻擊那個讓他生活慘淡的「混蛋」,太太則請求他不要爲了報復而使孩子失去祖父。「不過,我絕對不會認輸,」伍林對我們說.,「我想對他以牙還牙,可是苦無機會。」在這段期間裡,伍林的建築生意一落千丈,爲了減少開支,他裁掉一些員工,自己廿四小時在工寮打拚。他記得有一個晚上經過工寮的門口 ,踩到了 一個大型的銅製獎杯。「我的兒子是他們少棒球隊裡公認爲『最佳球葛,」伍林想起往事。「我太太跟我說,兒子希望我知道他的傑出表現,可是又怕影響我的工作……我覺得自己實在很不應該,特別是我想到自己從來沒有去參觀他的臭氧殺菌時,心情更是惡劣。」當伍林和太太的吵架次數愈來愈頻繁、愈來愈緊張時,他發現孩子們躡著腳尖想要走出家門,使他想到這個家的氣氛已經逐漸和他兒時的家相同。「不過,我不知道怎樣解決才好,」伍林嘆氣。「一切似乎完全難以控制。」說到這裡後,運動鞋一事開始進入整個故事的中心。有一天,爲伍林做例行體檢的醫生建議他做慢跑運動。「他吿訴我,慢跑可以讓我身心輕鬆、精力旺盛。」伍林接著說,「我才不管慢跑有益身體的說法。可是,我知道自己必須去做一件事,所以就買了 一雙運動鞋,在每天晨間慢跑。」不過,伍林在慢跑後,的確感到身心愈來愈健康。過了幾個月,他問兒子是否願意和他一起慢跑,兒子答應了 。從此,他們一邊晨間慢跑,一邊增進了解,雙方的信任程度愈來愈高,兒子甚至敢隨口向父親建議不要和母親再吵架等事。後來,伍林還答應太太的要求,一起去找婚姻諮詢專家。這對夫婦的關係因而日趨密切,愈來愈恩愛。伍林與太太在生活中,加入了某些正面的新經驗。他採用了個別治療法,僱了 一名辦公家具諮商顧問,幫他重整事業,以及敎他應付壓力、管理時間的技巧。星期六則是家庭聚會時間。大家在週末選擇某種活動,儘可能團聚在一起,有一次伍林的太太選擇了在團聚日跟伍林的父親在他的俱樂部共度。